注册

从基层到副国级官员,《人民的名义》如何将反腐进行到底?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最近大家应该被《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刷屏了吧!

最近大家应该被《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刷屏了吧!该剧于3月28日在湖南卫视播出,首播当晚,欢网数据和酷云数据就创下湖南卫视开播剧最高纪录,CSM-huan全国网3.9116%,收视高居第一;酷云EYE关注度高达1.0447%,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12.6%,排名同时段省级卫视第一。据CSM欢网全国网权威数据统计,同时段央视正在直播的“中国VS伊朗世界杯预选赛”,被《人民的名义》以高出2倍的收视率超越。由此可以看出,广大人民群众对反腐倡廉的殷切希望。

剧情简介

卧室里的西洋画占了整整一面墙壁。随着油画缓缓上升,后面暗藏的乾坤逐渐袒露在观众眼前,是密密麻麻,一捆一捆新旧不一的钞票。

不仅是墙壁,冰箱、床垫下面也满满地堆着一叠又一叠的现金。这些钱被发现于某部委项目处长赵德汉的豪宅中。而就在几小时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的侦查处处长侯亮平还看着这位被举报者家中的破败场景感慨,那是一套老旧的机关房改房,狭小,土气,朴实得就像当时正在吃炸酱面的赵德汉。

这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场景。

2017年3月28日晚七点半,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牵头制作,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上海利达影业有限公司、弘道影业有限公司等联合出品,李路导演,周梅森编剧的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在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单集首播。

该剧以检察官侯亮平对贪污贿赂案的调查为线索,讲述了以H省为核心的各派政治势力的权力纷争,以及底层百姓在其中的起落沉浮,是对中国政治生态的“全景式”描绘。

简单来说,《人民的名义》有三条线:第一是检察机关办理一个重大腐败窝案;第二条线是政治戏,被卷进窝案的各个层级官员在政治层面展开斗争;第三条线是人民线,讲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在大时代下的种种遭遇。这三条线涵盖高层官员到基层老百姓,以及腐败与反腐败的较量。

而细究其中核心,就是李达康与高育良的仕途争霸赛。汉东省现状的形成,其源头是赵立春,而现任省委副书记高育良,是解决此问题的破局点。电视剧最精彩的两集,可能就是最开始的两集,已经提示了主线。

“地摊文学”的木乔总结很到位,高育良和李达康在由正厅晋升副部过程中存在过竞争关系,彼时高育良是吕州市委书记,李达康是林城市委书记,因为林城副市长被双规导致投资商吓跑了,林城GDP从第二降到第五,吕州上升第二;李达康在领先优势下,被高玉良逆转,先行一步提拔为副部。

李达康与高玉良现在同属副部级,李达康又有趋向要接任省长,在晋升正部的进程中再次处于领先优势。此时又有李领导下的干部被查。

这位干部就是剧中出现的第一个反派汉东省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丁义珍由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一手提拔重用;最高检直接下令拘捕丁义珍,负责拘捕丁义珍的公安厅长、反贪局长以及检察长都是省委副书记高育良的学生。

与此同时,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空降任职汉东省,高玉良没有成功转正,“沙李配”的传言频出,双方攻防战再一次升级。

反腐尺度空前

2004年之后,反腐题材电视剧逐渐淡出荧屏,几乎形成了10多年的空窗期。而在此期间,曾写出《人间正道》、《绝对权力》、《国家公诉》等小说的作家周梅森也陷入了创作困境,几度搁笔。转机出现在2015年初,伴随着国家反腐工作的大力推进,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剧中心三顾茅庐,力邀周梅森参与创作。来者有一句话最终打动了周梅森,“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在这场硬仗中下了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在这样的时代命题下,文艺创作不应该缺席”。

该剧以某部门的一位项目处长被人举报受贿开始,抽丝剥茧一步步牵出错综复杂的内幕。最高官员涉及到副国级,剧中还有政法帮、秘书帮等的争斗。前些年在小说创作中颇有顾虑的周梅森坦言,自己剧本写到半途还在考虑,“情节应该触及到怎样的程度才最合适”?结果,他得到的鼓励是——“反腐形势那么严峻,你能这么轻描淡写吗?”周梅森相信,反腐剧的春天又回来了。

《人民的正义》编剧周梅森

在真实与艺术之间追求平衡点是相当不容易的,周梅森这次把他积蓄10年的“洪荒之力”都用在了这部作品中。他说这是自己创作生涯以来最好的作品,写得酣畅淋漓。李路介绍,贪腐案件中的“苍蝇”、“老虎”都可以在剧中找到代表,“还有当官不作为的、懒政的,都写到了,笔墨还不少。”

据高亚麟介绍,创作《人民的名义》期间编剧周梅森“采访了大量的案例,去检察院体验生活,花了大半年的时间,翻阅大量案宗、卷宗,然后提炼采访,再开始做。”

周梅森告诉媒体记者,“我写这些腐败官员,没有把他们写成魔鬼,在我眼里,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见惯了外面那些冠冕堂皇的官员,当他们一旦从云端掉下来,我很好奇,他们的心态会是怎样的。带着这样的问题,我提出要去监狱里,了解落马官员的生活。”

他说:“我见到的干部都是厅局级,在监狱里待了7到10年。他们都是在掌握实权的高危岗位上,比如县市的一二把手。极少干部是一上来就贪污,大多数都是因为一念之差,或者是因为身边人出事牵涉进去。”

当被问到这些落马官员是什么心态时,周梅森说:“他们都很后悔。不是假装出来的,很真实,都悔不当初。我比较认同的说法,是‘不值得’这三个字。官员们落马之后,如果能意识到自己为了金钱、利益而放弃操守,违背法律是不值得的事情,这样的忏悔才能打动我。”

周梅森还谈到自己的创作素材来源。他说:“在我的小说里,从老省委书记,到现任的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法院院长、市纪委书记,有一大批职务犯罪分子。为了还原场景,我还去了审讯室、检察院的检察指挥中心。举个例子,我在剧里写,H省委常委、省会城市市委书记的老婆收了别人三张卡。这是南京市浦口区反贪局的一个真实案例。因为要买的衣服很贵,钱不够,这个官员拿了受贿的卡和自己的卡,检察机关的证据就这么落实了。”

最高检影视中心牵头的剧

由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等联合出品。虽然出炉过程依然曲折,但有了这些单位保驾护航,才有如今我们看到的尺度之大。

但实际上,反腐工作绝大多数都是由纪委担纲。十八大以来,我们所熟知的贪腐大案,无论老虎还是苍蝇,都是由纪委来办的。检察院直接强势介入,现实中很少见。

涉及公职人员,省管干部甚至省部级官员的案件,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按照干部管辖权限,由纪委先拿人审问,调查结束后经对应的纪委常委会和党委常委会审定调查报告,进行处分,有必要继续追究法律责任的再移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这个流程,在一些落马官员的判决书里可以看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是最高检出品的剧,里面检察系统的官员,无一例外都是正派形象。反贪局长陈海调查途中惨遭报复;陈海父亲,老检察长陈岩石为民请命,推土机下挺身而出;侯亮平主角光环罩住全场;陆亦可林华华周正直接照偶像剧套路出演,耿直忠诚。

《人民的名义》剧中人物

而剧中警察几乎全是负面形象,警察同志看后表示很扎心。甚至有声音说,这部剧“刻意拔高检察院,抹黑警察”。编剧周梅森的解释是,有公权力的地方就有可能产生腐败。剧中,公安系统的确存在腐败,但检察院系统也存在腐败,京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肖钢玉,就是典型的腐败分子,公安局长赵东来就是一个典型的正面人物,可以说是‘孤胆英雄’。

公检法三家本就是相互独立,相互配合的。如果公安也拍一部剧,可能会叫《人民的盾牌》,而法院也可以跟进一部《人民的审判》。

“他的话给我猛击了一掌”

周梅森在浦口监狱座谈的时候,正在香港的李路听说了这件事。一向很敏锐的他当机立断,从香港飞到南京,跟周梅森表示,希望可以担任这部剧的导演。

李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一直很关注现实题材的影视作品,而周梅森的剧本在当时恰逢其时。

“13年没有像样的反腐剧,周梅森十年没有出版反腐小说,他一定有很多积累和沉淀。我本人对反腐、对国家的政策也一直都关注和思考,对于现实主义的东西我有特殊的偏好。”

李路此前导演过《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坐88路车回家》等著名影视作品,几乎都是现实主义题材。此次,他第一次接拍反腐剧,认为既可以挑战自己,又与自己一直以来对人性的发掘、对现实的关照一脉相承。

他说:“没有什么剧能像这部剧发掘人性和直面现实到这个程度。”

与范子文接洽后,李路就扛起了导演和总制片人的大旗。周梅森写到第三集,李路就决定买下他的剧本。但李路心里还是挺没底,主要还是担心审查。

周梅森对此也很担忧。剧本写到一半的时候,他还在考虑,反腐要写到什么程度?

原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翟泰丰,看了他的剧本后给他打电话说,你应该写分量很重的东西,再深一点,再高一点,把政治生态写出来。“坏人只写到公安厅长,十八大后倒掉这么多的贪官,反腐形势这么严峻,你能这么轻描淡写吗?”

“他的话给我猛击了一掌。”周梅森说。

范子文也和李京盛探讨过这个问题,最终确定了一个原则,不能写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级别的官员。

此前,反腐剧的“最大尺度”是一号反面人物不能写到副省级。考虑到文艺作品必须植根于现实,他们最终选择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副国级官员,作为幕后的终极“老虎”。也因此,这部《人民的名义》被称为“史上最大尺度的反腐剧”。

范子文称,之所以采取这种处理手法,是因为电视剧与小说不同,电视剧更要考虑可能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反腐题材的影视作品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处理得好,就可以体现出中央坚定的反腐决心,展现出反腐成果;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存在政治风险,对执政者的形象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如何把握好这个度?关键就在于牢牢地把握李京盛所述的指导思想:反腐、倡廉、正能量。

剧本写完20集,有关部门专门为此召开了研讨会。在研讨会上,周梅森提出疑问:李达康这样的人物要怎么写?其结局如果也沦为腐败干部,是否合适?中国作协书记处原书记张胜友非常反对,他说:“能干的干部全腐败掉了,太伤人了。要有正面的东西。”

范子文指出,写作反腐剧,编剧“三观一定要正”,不能否定改革开放近40年来的巨大成果。他说,近十几年来中国的确存在腐败现象,但不是主流,而是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反腐的同时倡廉,传播正能量。

《人民的名义》主创,从左至右依次为编剧周梅森、导演李路、发起人范子文

剧本初稿完成,李京盛提出要增加倡廉的内容。于是,《人民的名义》主创决定为易学习这个角色增加更多廉洁执政的回忆片段。

周梅森也承认,有些情节在小说里可以写,电视剧就不行,需要更加谨慎。比如小说里的设计是:外号“老石头”的汉东省人民检察院前常务副检察长陈岩石,在向巡视组举报时激动之下死于心梗。电视剧里则变成了为保护人质倒在现场。“这样处理不会显得那么灰暗。”

用时七个月后,周梅森的剧本最终创作完成。整个写作期间,他和范子文每五集沟通一次,由范子文在电子版上直接提出修改意见,周梅森进行取舍。

据范子文介绍,他的大多数修改意见与检察工作的具体业务有关,艺术方面偶尔也会提出建议。比如汉东省检察院前任反贪局长陈海的人物命运。原本的设计是车祸去世,但经过研究后决定,让他最后醒来。

“最后要让大家看到信心,正义战胜了邪恶,光明战胜了黑暗,要让大家看到希望。”

以人民的利益,将反腐进行到底

电视剧中触目惊心的反腐画面,正是惊心动魄的反腐败斗争的艺术再现。在调查武长顺案件期间,举报人到中纪委接受约谈,为避免被打击报复,一路竟换了三次车牌;白恩培放任妻子搞权钱交易,事发后,仅仅清理从白家查获的红木、翡翠、玉石等藏品,办案人员就花了十几天时间;某副市长贪腐金额高达6.44亿,而该省最贫困的9个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加起来才只有6.07亿元……腐败分子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惊人的腐败事件,正如编剧周梅森所言,“远远超出了一个作家的想象。”立足于这样的反腐实践的影视剧,可以让观众对“反腐内幕”有更多了解,也有助于更好地营造反腐的社会氛围。

“我不干好事也就罢了,我还干这么多的坏事,就自己感觉到自己简直是不可饶恕”“钱财有什么用,钱财没有使我心安理得,反而让我罪孽深重”,朱明国、魏鹏远的忏悔,是大多数落马官员的心声,但到要承担后果时才幡然醒悟,一切已为时晚矣。女县委书记袁菱落马后,常常回忆昔日在大学工作时的生活。她始终记得,夏天的时候,一家三口省吃俭用买了个空调装在9平方米的书房,全家挤在空调前吃饭,其乐融融。可如今,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一人不廉,一家不圆”,权力带不来幸福,金钱给不了心安,很多人看不透这朴素的道理,最终只落得“树倒猕孙散”。

如今,随着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持续推进,人们对反腐的认识也在不断改变。“老虎”“苍蝇”一锅端,让反腐败只是一阵风、走走过场等观点不攻自破;以人民的名义,对侵蚀百姓利益之举坚决打击,让老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越来越多的领导干部及其家人意识到,清廉是最好的“护身符”,经常扯袖子、咬耳朵、敲警钟才能“治未病”。朱明国承认,“这一步迈出去之后,你没有外力的强制和组织上的干预,靠个人不容易停下来”。从这样的意义上讲,反腐是紧箍,更是保护。雷霆的行动、认识的转变,帮助我们清理劣币驱除良币的政治生态,为党增添了无穷生机和活力。正如周梅森所说,“改善土壤,改变政治生态,理顺关系,让能干的人得以发挥,让正气得以张扬”。

反腐败永远在路上。当前,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但要真正实现“不能腐”和“不想腐”,还要依靠制度建设和信仰建设继续推进。“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对于我们这个以人民为中心的政党来说,反腐败永远没有剧终。以人民的名义,是反腐的动力,更是反腐的意义。

[责任编辑:吕晶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